颜本sidv

【双黑太中】上班第一天就揍了上司怎么办

@

轩辕氏汤圆:

那个,给無嶼迟来的生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艾特不成功???反正我知道你爱我你肯定看得见




*首领宰x干部中




*这个问题很急,在线等






——




如果有人提问:上班第一天就揍了上司怎么办?


 


正常人的回答必然会是: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完犊子去吧。


 


但如果让中原先生回答这个问题,答案一定是:该怎么办怎么办呗。


 


要问为什么中原先生能回答这个问题回答得这么顺溜,自信且充满了强大的抛瓦。


 


少废话,问这问题你就是在刁难我,你就不会看看太宰先生头上的淤青吗?


 


——


 


 


 


 


 


上班第一天就揍了上司要怎么办呢?


 


 


 


 


 


——


 


我本来是黑手党一名勤勤恳恳的好职员,首领的好下属,干部的好狗腿。如果我这么一直踏踏实实干下去倒也无妨,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稳如黑手党也是要换首领的。这不,昨天晚上各方各位就收到了首领交替仪式将于今天早上举行的消息。按理说换个首领就跟换个总统那么常见,用不着大家那么大惊小怪怪叫连天的,但天知地知谁可知这个首领的下一任接班人对象就是整个黑手党内最实力招人黑的太宰先生?


 


消息一放出来,首先是审讯部的率先摔桌子不干,其次是行动组的开始深夜买醉。我都怀疑要不是芥川先生暗自压着,估计黑蜥蜴以及黑蜥蜴相关人员也要晃小铃抗议。太宰先生的能力优秀足以胜任领导大家都心知肚明心服口服,但这人不正经倒罢了,不正经之余还好玩。全黑手党上上下下,百八十个大小部门分组,哪个没被太宰先生当呼啦圈耍当驴使弄?若要被当猫猫狗狗戏一耍那还算了,太宰先生的心情阴晴不定好坏不一那可是说不准儿的,还是个干部呢,心情好了就敢堂而皇之闯入警局和爱岗敬业的警察叔叔们谈天说地,谈政治谈人生谈理想宛如五好青年,要是心情不好呢,一张臭脸,比鬼还吓人,身旁干部畏畏缩缩俱不敢言语。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久伴太宰侧不疯也得成二百五。


 


话说到这里,是有一个特例了,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位和太宰先生从小打到大却也亲密无间好好相处到如今的竹马同学,那位堪比知心爱人灵魂伴侣一水儿肉麻词儿的厉害人物,那位与太宰先生配合默契漂亮得连被揍方都忍不住拍手叫好啧啧称赞的牛逼战友。不过这位大人物却是港黑最坚定的宰黑同志。按理来说,太宰治当了黑手党首领,这位宰黑同志应该是情绪最他妈剧烈波动的那位,发表煽动性言论甚至聚众闹事群起而造反都是迟早的事——


 


“你们在干什么呢?”中原先生敲了敲我的桌面,皱着眉冷声发问道。我回过神儿来,才反应过来中原先生在我跟前好久了,只不过周围众人皆闹事唯我痴痴呆呆,所以中原先生才调了我来问话来了。


 


“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刚刚得知了太宰先生明天就将成为下届首领的事。”我慢悠悠地说着,尽量斟酌着字句好不显得偏激,“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极其担忧,心态纷纷有一点点崩。”


 


“胡闹。”中原先生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轻轻击掌,几声清脆的声音不大却也传遍了整个办公室,众人员顺着击掌声看见了视野中央的中原先生,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默契地转向了中原先生的方向等候吩咐。


 


“明天新首领就要上任了,你们这样成何体统?”中原先生的声音不大,语调很轻,但分量却很重,在场各位无一人敢反驳。中原先生环顾一周发现并无异议后,微不可见地满意地勾了勾唇,然后说道:“从现在开始尽力准备好明天交接仪式。明天若给我发现有人掉了链子,后果你们应该知道的吧?”


 


中原先生的话音刚落,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不得不说,虽然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从小互掐到大,直到昨天俩人都疑似在办公室发生了规模不小的械斗,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大家伙儿对他俩的分分合合吵吵闹闹都习以为常,这俩人就是天生命定的仇人。但中原先生这人有一点儿死脑筋,他虽然讨厌太宰先生讨厌到提到个宰字都浑身难受,但是他做人就是爱遵从两个凡是:凡是首领说的都是对的,凡是首领的要求坚决执行,绝不耽搁。正因为这点儿死脑筋,本该闹得最欢的中原先生,此刻却是一个稳定全局的大人物。想来此刻中原先生的心情也应该很复杂。太宰先生成为首领,要是公报私仇起来,中原先生肯定招架不住。但即便如此中原先生依旧对首领保持着绝对的忠诚,这份精神太令人感动了。由此以后中原先生在我心中的形象变得愈发高大了起来。


 


谢谢大家,这篇记叙文我就写到这里,祝大家看得开心。


 


 


 


 


 


 


 


 


…个屁咧。


 


昨天我还被中原先生为工作为原则献身的精神给感动得一塌糊涂,直到今天早上首领交接仪式的时候还没能给缓过来。我单膝跪地,看着同样单膝跪地在最前的中原先生。此刻身材较小的他,那气场仿佛能有一米九。看,太宰先生走了过来,中原先生却依旧无动于衷。看中原先生平静如波的神色,天啊,怎么会有自制力这么强大的男人!好,太宰先生蹲下来了,中原先生依旧面无表情!太帅了!我都要爱上他了!太宰先生伸出他罪恶的爪子了,那罪恶的爪子伸向中原先生的侧脸了,但是中原先生还是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中原先生真是所有港黑干部的好榜样!人民的好儿子!太宰先生向前倾了!等、等等,他要干什么...?!他要当着所有港黑高层干部大小干事的面前强吻中原先生吗?!不过看看我们优秀的港黑干部中原先生,你看他的表情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光凭这强大的定力我就可以吹爆…哎呀,真疼。


 


方才还面无表情的中原先生终于受不了太宰先生性骚扰一般的举动,一个头槌就砸了过去,硬生生把太宰先生撞翻在地。那声响,听着都痛彻心扉,仿佛被一个两百斤的壮汉给怒捶了一榔头。我们全员还没反应过来这瞬息万变的局势,中原先生倒是动作麻利,一个上前跨坐在太宰先生身上,右手摁着太宰先生的肩膀,左手挑着太宰先生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下太宰先生的俊脸,露出一个笑来。


 


“好痛啊,中也。”太宰先生捂着额头,委屈巴巴地说,“我第一天当首领诶,你就这么对我。”


 


太可怜了,简直太可怜了,那小动物一般的眼神,哪怕是石头做的心肠都会给他软成一瘫春水。仿佛刚才那个流氓一般的太宰先生只是太阳黑子风暴致使人产生的幻觉。此刻这个可怜兮兮眼眸莹亮亮的太宰先生才是真实的。


 


“痛啊?”中原先生略一沉思,随即笑得愈发灿烂起来,“亲亲就痛痛飞了。”


 


话音刚落,还未来得及等我思考中原先生这话里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中原先生就猛地拉近了自己和太宰先生的距离,嘴唇离太宰治的额头约莫只有几英寸,是一个呼吸都能相互交融一番后再掠过对方脸颊的距离。在不远处的我都能感觉到太宰先生略微睁大的双眼和难得有些懵逼的神色。然后,然后就如同众人所想的那样,中原先生眼底含着深情嘴角带着微笑千万般柔情地——


 


——狠尻了一下太宰先生的脑门。


 



 


声音巨响。


 


响彻云霄。


 


痛彻心扉。


 


撕心裂肺。


 


还青了。


 


我在一旁看着闭上了眼睛。


 


完了,惨了,玩蛋儿了。


 


先前太宰先生还未成为首领之前,我曾在太宰先生的手下做过事。那会儿两人也吵,也打,也这么互相伤害的。但太宰先生那个怂包子,战斗力比不上中原先生,每次被揍了生气了,不敢朝中原先生撒火,就全把气往我们这群无辜下属身上捣弄。明明是个干部,却让我们这群下属围着这个三岁未成年转转悠悠,生怕哪天没伺候好这个佛爷了要被拖出去当猴子耍。但年太宰先生还未当上首领就如此,更毋要论及现在的了。


 


一整个上午我都处在极度的担惊受怕之中,坐如针毡茶饭不思。反倒是罪魁祸首中原先生气定神闲地在一旁老干部视察工作来了,这儿提点一下那儿纠正一下,哼着小曲走路都恨不得连蹦带跳,一点儿方才殴打首领的罪恶感都没有。我在一旁回忆着这么多年来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闹矛盾谁也不理谁的时候,往往最后沉不住气先道歉的都是太宰先生。我至今能回想起太宰先生那吞了苍蝇一般千万般不情愿的样子,只消一遇见中原先生,多浓的不情不愿都能冰雪般消融哗啦啦地流走,转而换成一副旁人不忍目睹的嬉皮笑脸起来,死皮赖脸千纠万缠,素日里雅如阳春凛如白雪泠泠清如水的太宰先生,也变作了“中中理一理你的太宰宝宝好不好嘛”的泼皮无赖。


 


一上午了,也许是我现在在中原先生手下做事,太宰先生作的妖暂时还没波及到我们部门来。或许是太宰先生压根儿就忘了被中原先生揍的事儿了。我心里刚这么庆幸着呢,一旁帮忙整理档案的中原先生就收到了短讯。中原先生掏出手机屏幕看了看,果不其然,是boss传来的紧急通知。他嘴角先抽了抽,然后很是嫌弃地点开了那则短讯。这一不点开不要紧,一点开,太宰先生的“早上好呀中也想我了吗”的黏腻调笑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办公楼。中原先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动作倒挺快,在太宰先生说出更危险的发言的时候及时将其掐灭扼杀在摇篮里,瞬间就把手机给静了音。


 


我就在中原先生旁边,听见中原先生一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妈的太宰什么时候把我的音响捣鼓得这么大。”一边掏出了耳机戴上,点了继续播放该视频。然后,我想给大家描述一下蒸螃蟹的过程,刚开始还是自然的颜色,到后面就开始升温。然后越来越红越来越红,似乎能滋滋儿冒出蒸汽来一般。用来形容蒸螃蟹尚可,用来形容中原先生看视频时的脸也无妨。


 


我离中原先生近,能看到中原先生细微的表情变化,甚至能感觉出来中原先生一直在拼命抑制着自己拔耳机把手机甩出去的冲动。看样子他应该是有点害羞了,碍于公共场合只能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但是整张脸上带着的红让人觉得有点儿不太妙,尤其是重灾区耳朵,已经要能滴出血来了。


 


视频终于慢吞吞地走到了尽头,中原先生才如释重负一般摘掉了耳机,像是解决什么烫手山芋一样把手机很快地揣进了兜里,似乎再也不想看它第二眼。我很好奇视频里头太宰先生到底讲了些什么。我听不见声音,只能看见太宰先生一直在微笑,这微笑里头,含情脉脉也有,肉麻恶心也有,就是没有先前我在他手下做事时的危险和疏远。当年太宰先生一只眼缠着绷带,减弱了一半的杀伤力,但仅是仅存的另一只眼,里头的血月凌于冻湖之上的拒人千里,刀剑清光蝎刺蜇毒的杀伐决绝,足以令人不寒而栗。那时候太宰先生的笑反而是最令人心惊胆战的。我回想着当年太宰先生的笑,再看看现在这个在视频里笑得脸上一揪都能拧出柔情蜜意的老男人,心情顿时有点复杂起来。打个比方,就像自家养的猎犬,威风凛凛好不厉害,可一看到别人家的白菜,瞬间就变成了只会拱白菜的臭猪猪。


 


“各位都注意一下。”中原先生清了清嗓子,全体员工立刻收起了手里的活,纷纷抬头看向中原先生。中原先生用手揉了揉一侧的太阳穴,很是头痛地凭借着之前看视频的记忆将太宰先生所布置的任务一一分配出去。我一直是文职人员,所以还是待在原地整理数据。太宰先生任职港口黑手党干部一职多年,指挥能力和对紧急情况的速判能力是绝对的超一流。但是这次在中原先生所传达的任务分配中,我察觉到了一个小小的缺漏。


 


“中原先生。”我轻声问道,“首领是不是忘了给您分配任务了?”


 


“…啊,是这样的。”中原先生像是想起什么不愉快的记忆似的,脸上又略略带上了一点薄红,“…这,这怎么行呢,我去找他算账…找首领询问去。”


 


“奇怪了,太宰先生在任务分配方面一向是极为精准无误的,怎么会忘了最重要的中原先…”我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看到中原先生蓦然飘红的侧脸和警告的眼神,一下子被吓得闭上了嘴。


 


看着中原先生离开的时候那颇有些不自然的神情,我就很想知道太宰先生到底在视频里说了些什么,以至于最后带着一沓乱七八糟资料去敲首领办公室的门的时候还在想。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虽是出了名的死对头,但俩人的关系同样也是出了名的微妙。全港口黑手党上下有点心眼儿的人估计都看出来了点端倪。先前还有森先生和尾崎小姐压着,还不许议论。现在这两尊大神退居二线,自然是什么流言都传疯了。从最初的两人是小情侣,到两人背着大家伙儿结婚了,再到他俩是一直假装离婚,再到最后,不知道被传成了什么样。今天的事要是给人看见了,估计也会疯传成“太宰先生给中原先生发色情小电影”一类的。


 


流言归流言,可是这两人之间的微妙且暧昧不清的关系一直能引人深思。我在太宰先生手下做事的时候,太宰先生总是一边托着腮玩着笔,一边发着呆,不知道在念想着什么,活像一个被时间摧残了多年的老头子。似乎只有和中原先生吵嘴争斗的时候,太宰先生才近似于一个青年人。多数时候太宰先生的眼里黯淡得似乎失去了高光,而那极少数明眸清亮的时候,往往在场的还有一个中原先生。中原先生在哪,太宰先生眼底的那点儿光就跟着哪一块走。后来我被分在中原先生的组里头。中原先生看起来有点儿凶,但对自己人简直不能再人道。我曾看见那双结了冰一般的蓝眼睛瞬间变作一潭深湖,还带着暖风缱绻的涟漪,蓝眼睛视线的尽头就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太宰先生。兴许是察觉到我在心里暗笑,中原先生转身对我比了一个警告的眼神,轻声说了句shut up。


 


也难怪别人多想,这两人看对方的眼神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是独一无二,只对互相专享的眼神。每次我在旁边看着心里就一阵想笑,心想你们俩不在一起那才怪呢。


 


我敲了好一会儿的门,好久都不开,里面连点动静都没有。早先中原先生还曾进去找太宰先生要说法去了,这会半天不吭气,怕不是被中原先生仇杀了。我一边在心里揣测着最坏的可能,一边疯狂胡乱超他妈用力敲门,甚至带上了砸门的力度。真的,首领,是您下达指示说让我准时送达不许延误的,还威胁说什么若有差池深夜加班,我在这疯狂敲门也是人之常情是不是?


 


即使你在里面谈恋爱被打断了也不能怪我是不是?


 


门终于被打开了,是衣衫不整的中原先生替我开的。我还未来得及受宠若惊,第一跃入眼帘的就是中原先生略带潮红的脸色,和太宰先生一脸不爽的臭脸。而我站在门口,要进不方便进,要走也不好走,处在一个极其尴尬左右不是人的地步。中原先生给我开了门也没多看我,除了有点脸红以外基本神情自若。他极其大方地走到一旁…捡起来他掉在地上的皮带,至于这皮带怎么掉在地上的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中原先生的西装外套都丢在一旁,身上只有一件扣子都被扯掉几颗的白衬衫。相较之下太宰先生的处境倒是好得多,除了领带有点乱以外基本没什么不妥。我站在门口,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露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心想乖乖啊,感情那些流言都不是个流言,你们俩比流言还要臭不要脸。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虽然心里波澜千万,但表面上还是要做足样子。我假装自己是个三岁智障什么都没看出来,递了文件就不再吭声。末了中原先生和我一同走出办公室。我犹豫再三,看着中原先生三度欲言又止。中原先生看出了我的神情不对,尴尬地轻咳一声:“事情其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不中原先生,我要说的不是这…”


 


“我刚才和太宰治只是打了一架,没干什么。”


 


“不,我要说的不是这…”


 


“你们应该知道打架的话…呃…衣服会限制战斗力。”


 


“中原先生我要说的真不是这...”


 


“行行行我刚刚就是差点和太宰那…首领,”中原先生没好气地说,“差点和首领没忍住在办公室里来了一发,被你打断了。”


 


“不,中原先生,我没想说这个。”我诚恳地说,“我是想说,您裤拉链没拉。”


 


“……”


 


后面我回忆起那天晚上,据说那天我本来可以不用加班的,是首领和干部亲自下令指定要增加我的工作量。本来我可以在下班点做一只欢乐的小鸟,结果硬生生是在办公室里熬了一宿,欢乐的小鸟也变成了被压榨的社畜。


 


于是就在这天晚上,为了欢迎新首领上任,黑手党内部开了一个酒会。众人都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酒池肉林,就我苦逼地在办公室改那没完没了的文件。我一个人清清冷冷悲悲惨惨,不远处就飘来了酒会的仙乐。我至始至终没想明白,我明明好端端地把文件准时交上去了,为什么首领还要罚我加班。


 


改完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五点。我从电梯里到停车场的时候看见太宰先生抱着中原先生。太宰先生应该没喝什么,反而是中原先生被灌得烂醉如泥,脸上带着酒醉的姹红。中原先生平日里太过于强悍,让人总会忽略他的真实身高,现在看着中原先生安安静静地被太宰先生公主抱在怀里,才惊觉这个人原来身材是这么纤瘦的。


 


我看见了太宰先生,太宰先生显然也看见了我。他大老远看到我,像看到救星一般冲我打招呼。首领之命不敢不听,我急忙小跑上前去听候吩咐。太宰先生一边把中原先生轻轻地放在汽车后座上,一边很声音很轻地让我做一回司机,声音轻到似乎怕惊碎了某人的梦境。


 


“您不会开车吗?”我发动了汽车引擎,随口问道。


 


“嗯,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嘛。”太宰先生笑笑。很难想象这么遵纪守法的话能从这个违法乱纪小到盗窃威胁大到合谋杀人无恶不作的人嘴里说出来。交警叔叔要是听到了那得多感动啊。


 


太宰先生为了方便照顾中原先生,和中原先生一同坐在后座。我先前还怀疑太宰先生口中所说的“方便照顾中也”是个幌子,表面冠冕堂皇实则是要动手动脚的。偶然间在一个我停车等着绿灯亮起的功夫,不经意透过后视镜看见靠在太宰先生肩膀上的中原先生。中原先生这次酒醉难得不吵不闹,平日里不掀翻半条街都有愧于他横滨小霸王的名号。但今天这么乖,估计是因为旁边多了一个太宰先生的缘故。而太宰先生也并无我所想象的那样趁机揩油,而是很端正地坐着,面向前方目不斜视,看起来居然有点儿紧张,那暗含千万刀剑清光的眸子里也不知为何软得一塌糊涂。我没忍住轻声笑了声,然后拉起手刹,继续驶向车流之中。


 


按照太宰先生的吩咐,我首先先把中原先生送回家。车停在了中原先生的小别墅门口,太宰先生轻声,哄孩子似的,说,中也,醒醒,到家了。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的捏着中原先生的脸。我看着好笑,这哪能把人叫醒呢,恋爱中的老男人麻烦请您有一点自觉好吗。


 


不知道怎的,太宰先生这逗婴儿的方式居然真的能把中原先生弄醒。中原先生睁开惺忪睡眼说这是在哪儿呢。太宰先生眨眨眼睛说,这是在你家呀,中也。中原先生大脑反应了好一会,看样子是听明白了,脑子还没太晕。我刚想说要不我帮您把中原先生送回去,中原先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太宰先生摁倒在后座上,动作麻利干脆得完全不像一个醉鬼。透过后视镜的反光,我能看见太宰先生和我的表情一样懵逼。


 


“到家了,那就继续吧。”中原先生若无其事地说,顺手就开始扯自己的领带。


 


“中也。”太宰先生的话里头带了点尴尬的味道。


 


“你在酒会上拼命给我灌酒不就为了现在么?”中原先生显然是醉得不清,那一双醉眼任是朦胧也动人,唇角也带上了一抹戏谑的笑容,“别以为我不知道,太宰。”


 


“是是是。”太宰先生无奈地说,“但别在现在,乖。”


 


“不,我就要现在。”中原先生像是在和太宰先生较劲儿一般。


 


我扯了扯嘴角。


 


“首领,接下来还请您自己开回家...我先走了。”


 


我光速下了车还不忘给这俩祸害带上车门,像有饿狼在后面追一样迅速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靠北。


 


——


 


 


 


 


 


上任第一天就被下属顶撞了怎么办呢?


 


太宰先生很愉快地表示,如果对象是中也的话,来一发就好了。




嗯,是你的话还要想吗?不会自己收拾东西自己滚蛋吗?


 


——END——


 



???福的眼睛真的是金色的吗?
什么配色都是乱搞的
不知道是板子的问题还是电脑的问题……是我的问题,画画时笔触很迟钝,只能搞这种风格了绝望😂
不会上色.jpg
算了我开心就好,今天氪了将近三百什么都没出,悲伤

不行了这个我笑裂了

脊脊:

【福杉】嗯……关于那个BJD sans娃娃,我就想试试画出买这个娃娃的一些玩家的心声[污]这里也发一下好了(保佑图片别再挂了……)

老图了,冬月启

摸鱼,混入一只番长大头,基本都是想到谁画谁,嘿嘿嘿(º﹃º )